Thursday, March 29, 2012

Big Bus Tour in Buenos Aires


説好該在三月底寫完的南極之旅,結果昨天太生氣,就是沒有寫遊記的FU,而明天又是要準備回台南去,該又是沒時間寫東西了,趕緊抽個空來看是不是就可以寫完。 就不要管我虎頭蛇尾啦!畢竟這一天是12/25,大部分商店都是關門的,原本我的計畫是到San Telmo逛逛跳蚤市場的,只是我們也不確定那裡會不會有人出來擺攤,這可也是來到Buenos Aires must do list上的一個,就看緣份吧!至少我已經去感受過那一整段石板路的風光。

想說12點開始營業,我們10點吃完早餐,收拾完行李,check out,反正所有事都不趕,再慢慢踱度來到這售票處,排的滿滿的人群,我們還自以為聰明的另幾個人去排那上車處的隊伍,結果他那車票上就寫上上車的時間了,那排上車的是要做什麼啊!真受不了這全部都西班牙文的地方啦!連這個明明就是面對觀光客的地方,都沒辦法跟我們清楚說英文,害我們連買個水都還得有人留在隊伍哩,還輪流去躲太陽,真是太好笑了。
 
先說一下,當天真的是假日,熱鬧的大道上竟然都看不到車子,一堆人都可以站在馬路中央拍照,我當然也得扮演一下觀光客啊!兩點上車,這4個人就決定坐車走上一圈,就是不準備下車去了。當天太陽很漂亮,坐在上層,微風吹來真的很舒服,在12月享受夏日的感覺,真的有一種幸福的感覺。
 
 該說是因為中國觀光人口快速成長之故,我們這一群講中文的人好像因此得利,從來沒想過可以碰到有中文導覽的東西,但在這裡就是有。另外前一陣子我經過杜拜時,有一線的觀光巴士也是有中文導覽耶!是有那種很不一樣的被對待,雖然有時被誤認為中國來的,還得大力否認,說明兩個地方的不同,不過是有些方便性啦!尤其談論歷史緣由、那一堆我不懂的阿根廷人名,英文聽起來就會影響我繼續聽下去的內容,就會一下子被卡住,然後只記得上半段。哈!
 
路線就是 FLORIDAY y DIAGONAL NORTE→PLAZA DE MAYO→CONGRESO NACIONAL→SAN TELMO→ESTADIO CLUB BOCA JUNIORS→BAR EL ESTANO 1880→LA BOCA/CAMINITO→MADERO ESTE→PUERTO MADERO→GALERIAS→PLAZA SAN MARTIN→MUSEO LARRETA→PALERMO/ROSEDAL→CAMPO ARGENTINO DE POLO→BARRIO CHINO→MUSEO LARRETA→LAS CANITAS→JARDIN ZOOLOGICO→RECOLETA→LA BIELA→TEATRO COLON→回到原點,一整趟走下來也得花費兩個多小時。
 
 那許多附近的景點介紹我想等妳們有空自行去探索,我們就這樣享受微風,偶爾打個瞌睡,當然他特別介紹的景點我們也會象徵性地拍拍照。就用相片帶著大家走一趟布宜諾斯艾利斯吧!
 
下車後我們有點餓,卻覺得離晚餐時間還有點距離,就想說進去SAN TELMO那一區逛逛,也尋覓是否有小點心可以吃呢!來到一個餃子專賣店,menu上是有很多選擇,不過這個時段基本上就是喝咖啡的時間,所以我們只好點幾樣餃子來試試,很有趣的是除了雞肉口味的,其他都看不懂,就是碰運氣了。我記得我們叫了3個餃子,然後是柳橙汁,不過試了那餃子,雖然布宜諾斯艾利斯其他餐廳都有這東西,但這裡的真是最美味的,難怪有整盒整盒外帶的!然後就覺得有點小上癮,不太滿足,畢竟份量太少了,可是我們好像也該去吃晚餐了,畢竟八點得離開。
 
又是回到我們最熟悉的地方,還是很多餐廳沒開,本來說要去吃義大利麵的,看來最後的選擇還是牛排。這其實感覺有點歷史的餐廳,整個肉質真的很棒,不過我們有些該是點三分熟就好,因為來了以後鐵板還在加熱,後面那些太晚吃的就顯得有點老了!牛排是不會出錯的餐點。
 
又是吃太多,不過想想自己回台北也不會這樣大口吃肉,就比較釋懷。我們4人身上的披索連搭計程車去機場都不夠,所以還得跟店家說我們付美金,然後你找披索給我們,湊足2台計程車的費用。第一次旅行到身上竟然沒剩錢,這是一次全然剝光的旅行,不過卻也真的事很值得的一趟。南極,真的是夢幻地啊!
 
旅行總有個結束,在這裡過太久悠閒日子,想到要上飛機,都有點擔心,那要飛回去的30多小時要怎麼過啊!不過順風回去省了好幾個小時,之前36小時這一次就只要30小時,而且一上飛機我們就都睡翻了,甚至到香港飛回台北路上,想說等會回家要睡覺了,卻是整個撐不住,也沒睡好,但眼皮卻沒辦法睜開,太奇特的一次飛行經驗了!

 這一次回來,就會想著那那一天可以有績會去福克蘭群島、南喬治群島,就是想去看國王企鵝的身影。阿根廷現在就只去了世界盡頭 & Buenos Aires,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探索的,雖然36小時還蠻可怕的數字,但愛玩啊!我該會認命繼續享受這一切吧!

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 Finding George Orwell in Burma

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 Finding George Orwell in Burma
作者:艾瑪.拉金
原文作者:Emma Larkin
譯者:黃煜文
出版社:衛城出版
出版日期:2012年03月06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8729599
裝訂:平裝

這兩年來看了許多書,讓我對這個國家有了點興趣,當然啦!對我這個只會吃喝玩樂的人來說,總是因為有旅遊價值才會這樣吸引我。而前一陣子以愛之名讓我看到更多的翁山蘇姬,雖然早再她得到諾貝爾獎那年就看過一本關於他的書,只是並沒有那樣認真想再多一些理解。但因為這電影,也許歲月增長,更加理解『生命』這東西的複雜度,看到一個女人為了自己鍾愛的祖國這樣無怨無悔,超過對自己兒子和先生的愛,那真的事很令人動容的愛,就讓我對這個國家更加好奇。

 這20年來整個國際社會變化很快,基本上整個共產主義都已經瓦解,幾乎每個國家都變得比較開放,但這個地方就是可以繼續鎖國,那讓人更驚奇的是那水災後,他也可以完全拒絕來自世界各地的援助力量,這種自大的態度,就是不把人民的生死當做一回事,你,活不下去是你自己的事,跟國家什麼關係呢?唯一可以比擬的該就是北韓吧!但也許就是個人偏見,反正我也沒喜歡過韓國人,對於那個國家發生的一切,我可以比較漠視。而這個以前被稱之為Burma現在改為Myanmar的國度,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是整個中南半島最富庶的國度,是世界的米倉,是亞洲未來的希望。結果呢!脫離英國獨立,有了自己的獨立地位,卻是有更多貪婪出現,他們想要更多權力,所以翁山將軍被殺,軍政府上台,一個國家卻是愈來愈敗壞,曾經的富裕已成灰燼,富饒的土地卻也被破壞了,稻米輸出國變成人民吃不飽,甚至需要輸入稻米。

 書裡描繪著「緬甸就像一個得了癌症的女人。她知道自己病了,但她還是照常過她的生活,彷彿一切沒事一樣。她拒絕看病。她與人交談,人們也跟她說話。他們知道她得了癌症,她也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但沒有人說破。」是啊!就像書裡面也談論到書寫自由的問題:在緬甸我們有想寫什麼就寫什麼的自由,我們只是沒有公開發表的自由。問題大家也都知道,但就是不能說啊! 這讓我又想起書裡寫的一個牙醫的笑話。有一個緬甸人,走了好長一段路來到鄰國看牙醫。牙醫知道了這段艱辛的經歷後,就問他:貴國難道沒有牙醫嗎?男人回答說;有的,有的,我們有牙醫,問題是我們沒有得到允許,是不可以開口的!

 半世紀的軍事統治,讓曾是世界糧倉的緬甸陷入民不聊生的慘境,也成為一個全民受到嚴密監控、真實與虛假難以區分的詭異之地。緬甸政府不但關押數量龐大的政治犯,2008年的納吉斯風災也因為獨裁者的無能與阻撓,造成14萬人死亡。2010年底,長期遭到軟禁的民主運動領袖翁山蘇姬終於獲釋,2012年初再次投入選舉,全世界都在關注這個飽受蹂躪的佛塔之國,是否能順利開始轉變?

本書作者拉金是通曉緬甸文的美國記者,從九○年代起多次祕密到緬甸查訪,她透過走訪歐威爾在緬甸的駐紮路線,對緬甸社會進行第一手觀察,甚至與當地知識 分子組織讀書會。很不一樣的報導文學,卻也讓我可以一窺這個封閉國度的一些樣貌。當然聽說最近他們要開放了,好像也聽說飯店目前供不應求,但這一切都還待繼續關注。

其實該說是藉著尋找當初喬治歐威爾在緬甸的足跡,給自己一個主題跳過一些些詢問、懷疑吧!而且,因為現今的緬甸真的有些場景還真有那《動物農莊》和《一九八四》內容一般。緬甸知識分子也因此稱他為「先知」。 這個國家我覺得還有一點希望,他們畢竟有點社會關注,我想說這個時代,終會不斷走向開放,但就是要挺得住,這些人民特別辛苦,但人生真的就是得抱持著希望,才會覺得走得過去,我想全國民主聯盟那一群人就是這樣相信著,否則每天面對監視的生活,那份恐懼就可以直接將你謀殺了。

Wednesday, March 28, 2012

文林苑案有感

一直在思考著要不要記錄這樣的心情,因為我不想要任何口水戰,但我覺得我今天沒有去寫下這心情,我該是不可能去寫其他東西,而且我會覺得對不起自己的良心,我以為我自己做好自己的本分,讓自己的生活過得好,不替這個社會帶來任何負面的意象,我就對自己的人生有基本的交代。但有多少時候就是因為我們這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我們讓出了籌碼,然後一步退,然後別人絕對不會感激你的退讓,卻反而步步進逼,以後你連個安身立命的空間都沒有。這是我認識的台灣嗎?這是我一直當作”家”的地方嗎?我們竟然退到連個安居樂業都變成是奢求嗎?

對於這個以”都更”之名,其實在我個人淺見看來,全然圖利建商之實。我不確定台北市政府是否因為這樣一個案子拿到任何好處,畢竟我不知道,我也沒有任何證據,所以這個點我不討論。為什麼郭元益糕餅博物館等基地邊緣住家可以畫出這個計畫外,王家不行?這不是建商先回避可能的困擾,畢竟這是很明顯會是反對的一方,造成他們本身反對百分比數字不好看,所以我們不斷在市府、在建商的聲明說聽到:95% vs5%,38戶 vs 2戶,說著得尊重多數人的意見;還擷取許多鄰居的意見,弄得多年鄰居變仇敵,其實他們世代落居那裡,跟街坊鄰居也希望好好相處,一般人也不想跟鄰居交惡吧!為了一個他們不想參與的都更案,他們成為大家的敵人,其實心願就是守護祖先留下的的『祖產』吧!

 這些年來我們看到很多”都更”的粗暴言行,但有太多是公寓式建築,本身就不是全部土地持有者,確實最後也得屈服這樣的壓力。只是看到許多小百姓,本來有個自己的窩,即使他再老舊,終究也是個窩。但在都更後,他們是領到補償金,卻怎樣都買不到一個自己的窩,但大社會底下,政府關心不是這些議題,卻是要許多更美麗的表象,這許多小百姓就這樣無言以對。

 但這一次,王家是土地產權獨立、自成一格的二樓透天厝,他並不是公寓建築,有可能就是繞過去,並不影響這整個都更案的完整性。建商卻不願意,只因為它改建後的90戶都已經售出了,若是少了王家這一塊地,他們就得面對違約的問題。我不懂,你就明明知道有爭議,卻還是這樣一原訂計畫規劃、銷售,擺明了無論用任何手段,他就是要王家屈服,這根本就是霸道了,也沒有看到他們本身有多少誠意要面對這反對力量。說真的,他違約跟王家有什麼關係啊!其實這原本有很大的空間可以達成個大家都滿意的都更案,也可以讓市府有個政績可以誇耀的,但就是一定要的心態,活在以前那種『官府說了就算』的態度,而其實他連官府都不是,就是個大財團,找上市府背書。就是這個驕傲的態度,更讓我們覺得勢得表達些不滿,不然你以後就是人家說了就算了,這社會要再談『公平正義』是愈來愈遙遠了。

 我們可以不管妳們藍綠之爭,國家認同的議題我們小百姓的聲音也沒多少人在意過,ok,畢竟這牽扯的細節太多,我們都得尊重大多數人選出來的代表,去替我們決定這樣的大方向。但我們就只希望可以安居樂業啊!為什麼在現在的台灣,卻會是變得那樣難呢! 別以為不會發生在你身上,你就得請佛祖保佑你居住的地方不要被劃在都更計畫裡,or你跟我一樣沒有房產,就反正人家趕,就換個地方流浪吧!不然這情形,誰也不知道何時就是會臨到你頭上。

Tuesday, March 27, 2012

十分賞流蘇

今年的櫻花很熱門,而我就是不喜歡去很多人的地方,即使你跟我說有哪些便宜可以撿,我也不願意去這樣人擠人。
 
GRACE上台北,週五下班就變天了,先前已排定他跟我們週日去騎車。只是週六上哪兒去呢?MEI要趕工作,基本上我們就應該出去走走才是。所以週五我們一起在家裡吃晚餐,想說電影他回台中也可以看到,前幾天剛好看到十分那裡有幾十顆流蘇的訊息,就想說那我們就來去十分賞流蘇吧!
 
週六起床後打電話給他們,想說是要我帶早餐進去,還是他們要出來吃,後來約定在摩斯碰面,吃完早餐我們才到火車站。

 
今天一整個都沒看過時間表,決定就這樣更輕鬆些。反正現在悠遊卡可以直接刷進,原本我排斥搭莒光號的,但看起來距離下一般的電聯車還有一段時間,那還是就搭這一般莒光吧!原本排隊的地方確實很擠,在上車時聽到廣播要我們這種沒有座位的人往1~4車移動,反正下車的人也很多,我們就這樣一路走到第一車,竟然在那裡找到兩個座位,更幸運地是就這樣一路搭到瑞芳。真是一天美好的開始啊!
 
買了平溪線一日券,我們又出去瑞芳路上晃晃,欣賞了一下火車地下道的攝影展作品,沒找到GRACE想要吃的地瓜,不過我想我們這一路該也不缺吃吃喝喝的機會吧!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回到月台候車。
 
這幾次搭平溪線都不少人,至少我沒搭但卻也看到車廂滿滿的狀況,今天人潮還好,又是這樣,我們在車尾的部分又是找到位置了,所以我們就決定一路搭到菁桐,然後再回頭,反正兩個人,隨便走走罷了!
 
下車後帶她走過以前”太子賓館”那區域,不過它好像變成市定古蹟,目前為黎整修中。又繼續走過以前台陽公司的宿舍區,一些日式宿舍群,有些變成民宿,有變成餐廳的,反正我們就只是喜歡這樣散散步。不過在這裡就發現流蘇的身影了,然後往山谷方向一望,其實還是有不少呢!以前因為全然不認識他,根本沒有去注意他們的存在呢!

然後我們就決定走回去平溪站,然後去找地方吃午餐。上次騎車來是吃旁邊另一家麵店,這一次換了一家,紅龜麵店,兩個人就是簡單吃,不過沒有想像中的好吃,我個人還喜歡十分站那榕樹下的小麵攤多一點。
 
吃飽喝足了,看看時間也該去撘車準備回十分,然後去找到遊客中心前的那聽說好幾十棵的流蘇。
 
來到十分,這裡該是沿線最多人的地方吧!今天又發現這裡的天燈還加掛鞭炮,這也有點太過了吧!雖然我好喜歡那在夜空天燈冉冉上升的相片,不過想到環保議題,其實我是覺得能夠盡量不要放就不要放,畢竟那些垃圾真的會造成環境的汙染,我們的願望可以透過其他方式傳送給老天爺知道的。而且今天碰到的觀光客,80%是香港人。曾幾何時,我習慣看到的日本人已經換上香港人的身影了!
 
然後就是慢慢散步來到十分遊客中心,其實今天我們在散步的途中都可以陸續發現流蘇的身影,只是想說,那裡數量比較大,該會有不同的感覺吧!不過因為他種植的區域還是分散的,所謂的『三月雪』的景象其實很難展現,但這幾顆確實比我們先前看到的大上許多,但好像跟我們在台大看到的,卻又是小上一些呢!不過終也是欣賞了另一種花的英姿啊!
 
沒有想要去十分瀑布的FU,而且又下起雨來了,似乎不適合走向大華站那方向,所以我們又回頭回十分等車了!並查詢一下等會在瑞芳要銜接的班車,就準備回台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