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9, 2017

舞動心跳Heartbeats

對於街舞,有時候享受他們展現的節奏感和活力。而這電影吸引我的元素,我本來想像是在街舞裡加上印度寶萊塢風格,該可以更有節奏感。只是一路看完,可以的亮點真的很少,快看到一些光,卻又是快速不見。連熱鬧都覺得説不上。所謂的精彩,對舞蹈的熱愛,都是電影裡自己說的。凱莉父母覺得她跳很好的片段,其實就只是美麗展現,一個會跳舞的,卻不是熱情投入的表現。

而愛情反正一定要這樣演的,這種劇情我其實覺得還好,這種老梗配這種電影也算正常,反正他們就是一定這樣用「愛」就可以面對各種挫折、阻撓,愛可以征服一切。只是,這螢幕前的化學反應也太差了,我其實完全無法被說服,他們有那麼愛對方。到底是那裡出錯了啊!連基本談戀愛都表現不出來,弄得原本放空享受的看電影模式,有些焦慮,替他們一直不到位焦慮。

音樂也是我奇怪的太普通。隨便個印度電影都比這熱鬧。他是想要特別敍事片嗎?一點都不,卻連熱鬧都不見了。另外,是「梅花戲院」螢幕問題嗎!為什麼舞者屁股都好大,也太壯碩了,好像視覺美感被挑戰了!

我竟然只喜歡婚禮裡那比較印度風情的那場舞。

Friday, August 18, 2017

泰國小旅行,尋找夢橋

看到那木造橋的相片,人又在北碧府了,該是離夢橋很近的距離了。即使明明沒有多少時間,卻就是想去看看。所以在吃過早餐,收拾行李後,搭了車來到車站,買了車票前往Sankhaburi.

三個多小時的車程,中間會經常被警察攔下檢查,一方面是山區,另一方面因為是靠緬甸邊界,所以拿緬甸護照的人,經常得拿出證件接受檢查,我們其他人倒就是端坐在車上就可以。

比Pai更偏遠,但是路卻反而不蜿蜒,舒服些,而且沿途風景是比較漂亮,山景加上湖景,隨便個角度都美。自己包車就可以隨時停車欣賞風景了。

我唯一的目的該只有夢橋(Mon Bridge),其實稱呼孟橋可能更合適,畢竟是1978年為了兩岸孟族和泰國人來往方便,不用繞3202縣道過水泥橋,但好像夢橋聽起來多些浪漫。

前一晚打電話問Samprasob Resort是否還有房間,畢竟這旅館就在夢橋旁,完全適合我來這裡的想望,只是這旅館太熱門,我又只好尋找另外的住處。到市區時找計程車,卻發現手上只有英文住址,而這民宿又太新,不過整個招呼站的人是努力在幫我們。後來他們找到我們民宿的名片,所以確認我們民宿位置,把我們安全送達。

在這裡溝通就更有趣了。基本上英文不太通,泰語我不會,他們有些人會講緬甸話,我的緬甸語又忘了差不多了。另外孟族、克倫族人都有。所以就是肢體語言拿出來用啦!

因為中午天氣太熱,連出門吃午餐都懶,請民宿他們幫忙炒個飯簡單吃,然後就看書聊天,在房間避暑氣。下午晩一些再出門。

開導航,騎上機車去尋找夢橋。google map導引我們走外環,其實反而不陡,而且這車輛很少,雖是不同邊,但慢慢騎是還可以的。

我們在橋的北側停車,就寺廟區,其實也可以早上來看供僧,只是隔天一早起床下雨天,就又躺下繼續睡。

還是炎熱的天氣,我們走在橋上時真的人很少,可以恣意拍照,欣賞這種手工打造的木橋。2013年的水災幾乎毀了這座橋,然後募款再慢慢重建這400公尺的橋樑。


走過橋,找間店喝杯飲料,然後往上走看看村子裡的樣貌,順便上去那無緣住宿的旅館,不過他讓我們進去,可以從旅館角色欣賞夢橋和水庫風景,只是不能去那無邊游泳池泡水消暑,小小可惜了。

沒有想去游湖,看水中廟。那是因為建水庫湮沒的廟,而且因為離日落還有些久,我們走走騎騎也就回到市區,想說歇息等候下午的夜市。

小小的咖啡店,決定進來喝杯𣲙茶,打發時間,也避開外頭燥熱的溫度。然後在夜市買些東西回旅館用餐,啤酒就直接在7-11帶。沒有很多人,也不特別想到三塔關買免稅的酒,下次也許看可否來個緬甸一日遊?

帶足食物,慢慢騎著機車回旅館了。


Wednesday, August 16, 2017

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

 一直猶豫是否要去看這電影,主要因為戰爭片,總是讓我心情不好,害怕那種人性的殘酷。卻又喜歡導演的作品,而且我在這樣很熱的天就是想看電影。想了又想,還是進電影院了。

真的是很特殊的題材觀點。看不到一般戰爭片這樣的衝鋒線陣,只有看到大家都想逃,甚至用其各種手段,只希望自己可以離開,根本無法顧及真他人,甚至計較著是否是英國人。看不到任何戰略計劃,就是且戰且走,走一步算一步,只剰人的求生本能,才不至於整個大崩潰。根本沒有所謂的進攻,沒有攻城掠地,撤離即是成功。


《敦克爾克大行動》以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為背景,英國、法國與比利時的聯合軍隊,總計超過40萬名軍人被敵軍武力重重包圍,他們的背後沒有退路,只有冰冷的海水,敵軍正從前方一步步逼近,隨時可以一舉殲滅盟軍。敵軍利用大規模空襲的方式攻擊海灘上無處可躲、彈盡援絕的盟軍。為此,英國下令出動各式大小船隻,冒著猛烈的戰火,出發拯救盟軍。這是改變二次大戰結果的關鍵行動,也是塑造現今世界的決定性事件之一,希望是他們唯一的武器,存活就是勝利。

所有戰爭電影裡的勝利模式,這裡都沒有。甚至看到了害怕回到那海邊,企圖強迫船隻直接返回,不要去援助受困的弟兄;為了船不沈,強迫其他人出去受死;為了可以擠上船艙,假裝是為了援助傷兵外送.....我們看到戰爭所帶來的負面能量:被包圍的恐懼、面對生存的懦弱、執行任務的緊迫。但就是還有這些主動投入的民船,空軍戰機撐到最後一滴油,只希望可以救回最多的人。而且保留了戰力,才有其他的可能,雖然是尷尬地大撤退,卻至少是成功的撤退!

Wednesday, August 09, 2017

泰國小旅行,Good Time Resort


決定去北碧府走走,卻沒有決定好住宿。不過就有抄下一些旅館的電話號碼,然後我們在車站時打電話詢問是否有房間,再搭計程車直接抵達旅館。

到達旅館時我覺得這一晩1200泰銖的旅館也真的是太超值了。整體環境是很舒服,也許沒有豪華,但空氣這樣流通的感覺,就覺得賺到渡假的fu。因為我們的房間還沒打掃乾淨,我們又在lobby閒坐發呆,看到有一組人是旅館小巴去接的,原來是直接從曼谷機場接來的客人。也是,若是想跳過曼谷的大都會,而且又是一群人,這樣的接送是反而省時,又免不斷轉換交通工具的。不過我沒問價格,但以我在泰國的經驗,一切其實都算合理。

不是很大的房間,卻也夠寛敞,還有個小陽台。下午就可看到好多家庭的小朋友在泳池裡玩耍。

進房間放好行李覺得就在旅館餐廳吃飯。餐廳就位在河邊,就是可以這樣呆坐在這裡看著桂河的河水,只是太多汽船來來去去,顯得有點吵雜。點了一份蘆筍、一份綠咖哩,配上白飯,來杯芒果冰沙,就是一個完美的午餐時光。

對我來說就是個剛剛好的住宿,當然後來晚上走在街上發現這裡也有很多民宿,價格也都很超值,但overall這是個不錯的小旅館,符合我基本的住宿要求,乾淨舒服可以好好睡著覺。

早餐我覺得算是很有誠意的,雖然像在曼谷OR大都市我基本上已經都不搭配早餐了,但這種地方起來後可以不用想早餐要吃什麼,而且是還不錯的,確實是讓一天的開始很舒服的。



台北賓館



周五晚上剛好看到外交部的臉書訊息,8/5是台北賓館這個月的開放曰,反正沒有其他計劃,就決定來去。

原本我總是花好長旳時間吃早餐,不過想到這樣的天氣,還是早一點出門,至少可以不會那麼熱,而且也怕人太多,就一整個沒fu了。

來到門口看到大門打開,好奇特的感覺。18歲上台北以來,來來去去經過這裡多少次,第一次看到大門打開的樣貌,而且自己還可以這樣大方走進去,一種特別的心情。而且到的時候8:55上下,剛好就趕上九點的導覽。

先看看外交部網站的介紹。走過百年歲月的臺北賓館,一直是臺灣政治的核心。她的前身是日據時期的「臺灣總督官邸」;臺灣光復之後,曾作為省主席官邸;1950年,改稱臺北賓館,是舉行國宴、招待外賓、黨政會議及文化活動的國家重要場所。1998年由內政部指定為國定古蹟。

臺北賓館起造於1899年,由日本建築師宮尾麟、野村一郎設計;1911年改建工程經森山松之助設計,成為現今的樣貌;2002年封館進行臺灣光復後最大幅度的整修,至20065月竣工;隨著臺灣民主化的進程, 200674日臺北賓館已首次對一般民眾開放,空間解嚴的思維讓國人可以一窺臺北賓館百年的神秘面貌。

臺北賓館的基地東西向長,成矩形狀,建築主體坐北朝南,為磚及石材、鋼筋混泥土構造之兩層樓建築物。受到日本於明治維新後引進的西方歷史樣式建築影響,臺北賓館有馬薩式斜頂、希臘山牆、羅馬柱式和華麗的巴洛克風格雕飾。四面留設寬廣的陽台,與東南亞的歐美殖民城市的官方建築相似。三樓東南隅有涼台,節慶時可觀賞遊行隊伍、眺望街景。

是棟很美的建築,也因為它隱身於圍牆之內,更顯其神祕感。大家可利用一個月一次的開放機會,去感受台北賓館之百年風華。





Sunday, August 06, 2017

生日前夕的碎碎念


10多年在這裡記錄自己的生活,也每年在生日前夕回頭看自己走過的一年。

島內旅行,現在自己的步調慢了很多。多少是因為對這島內的一切比較有概念了,整個也繞過多少回,總會去選擇自己更有感情的地方去走,or發現一個更有趣味的地方。就是又給了自己一些小主題,尋找出另外一些新地方、新玩法,也會認識新朋友,當然就更認識這個我們的島。但發現自已走得真的比較不貪多、不貪快了。

陪伴我最多的永遠是書籍、電影。去年還是有120本的成績,40部電影。今年感覺上懶散了點,不過年紀愈大閱讀上確實眼睛比較吃力,不勉強,繼續享受閱讀,讓自己多理解這個世界的種種,有更寬廣的心胸面對各種不同。

國外旅行,面對自己生活的改變,沒有辦法像之前這樣一直大旅行。卻利用零碎時間可以認是亞洲各個國家,也許是幾個城市小旅行。這一年島外出走比較像島內小旅行,就這樣忽然間按下一個按鍵買了張機票,然後隨便收個行李就出發了,功課就到當地再看著辦吧!是沒有什麼狀遊的感覺,卻總是一種refresh trip的能量。

生涯的轉換,家庭責任的不同,都是另一種生命探索。這一條人生道路沒有回頭路,就是不斷去嘗試、去體驗、品嘗每一段的生活美好。未來還有更多的可能。

緬甸:一個徬徨的國度

緬甸:一個徬徨的國度
Burma: A Nation at the Crossroads
作者: 班尼迪克‧羅哲斯 
原文作者:Benedict Rogers
譯者:譚天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6/06/29
語言:繁體中文

去年出版時剛好就是緬甸一個大轉折點,總以為二戰之後到1989年到今天,人民的苦難終要結束,以為正義終能彰顯,緬甸的前面道路不再那樣坎苛荊棘。可是我們也知道,平權這條路何其難,其實是連被當個「人」對待,這條路,人類歴史上走多久,而且有多少地區還是還沒走到。而看看台灣的政治史,我只能祈求這些後到者可以少走一些冤枉路,人民可以在一個比較公平正義的社會生活著。

歷經人類近代史上最暴虐的統治,緬甸真的即將迎來民主?
什麼扭曲的歷史,讓翁山蘇姬的奮鬥如此艱辛?
以底層人民的鮮血鋪墊而成的抗爭,就會帶來了自由與和平?
這是一本為緬甸人民發聲的書,
以親歷現場的採訪報導,帶你看清緬甸的真相。

英國的殖民、日本的侵略、種族矛盾與宗教衝突,剝奪了獨立後的緬甸人民渴望的民主和平,隨之而來的是20世紀最漫長的軍事獨裁統治,與無止盡的仇恨與屠殺。

曾經是亞洲最富裕的糧倉,曾經是大家預測崛起的國家,卻因瘋狂的暴政,淪為全球最與世隔絕、貧困落後的國家。與大規模的種族清洗、街頭屠殺、計畫性的性侵相比,政治犯漫長的牢獄竟顯得微不足道。

2002年,作者班尼迪克‧羅哲斯在泰緬邊境的收容所遇見了一位緬甸撣族的小男孩。他的父親在田裡耕作時被緬甸國防軍射殺,兩週後國防軍再度重返,不僅殺了他的母親,也放火燒了全村。男孩被軍隊強拉作挑夫,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地行軍三天後,男孩不支倒地。軍隊以為他死了,把他丟在路邊。甦醒後,他靠著香蕉與樹皮穿過了森林,逃出了緬甸。遇見作者時,他說:請告訴全世界,對這個軍事政權施壓,要它不再殺害它的人民。請告訴全世界,不要忘了我們。

  班尼迪克‧羅哲斯決心為緬甸人民發聲,寫下了這本書。

他冒著被緬甸特務逮捕下獄的危險,出入緬甸四十餘次,訪問了在緬甸民主化運動中扮演重要角色異議份子、學運領袖、人權志工,記者、英國外交官,遭受殘暴虐待的百姓、受暴的婦女、被強迫從軍的孩童,遭緬族軍政府種族清洗的少數民族……當然,也包括了廣為世人崇敬作家的翁山蘇姬,還有她的好友、坐牢十九年的作家溫丁等人。這些深入險境取得的第一手資料,提供了我們對近代緬甸軍事政府暴行、緬甸人民令人泫然欲泣的慘狀,無可奈何卻又不得不挺身而出的反抗運動。

在羅興亞難民問題震驚全世界之後,緬甸的人權問題再度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然而,羅哲斯更進一步地指出,在緬甸各個周邊地區,掌握國家機器與部隊的緬族對少數民族的大規模迫害其實是常態。除了無差別地剝奪了所有人民的基本權利之外,緬族政府更有計畫地試圖剷除少數民族的文化認同,手段包括屠殺、強暴,摧毀文化遺產等等。本書以四章的篇幅,分別在緬族的迫害下,克倫人、克耶人、撣族、孟族、克欽人、欽族,以及羅興亞人的處境。

但其實閱讀這些少數民族的情境之際,有更深沉難過的心情。緬甸的民族問題起源於在日據時代緬甸的國父,即翁山蘇姬的父親翁山將軍,與日本人合作並對少數民族的反抗運動展開鎮壓。儘管翁山在1948年緬甸獨立的彬龍協議(Panglong Agreement)希望推動各族群的自治,並將緬甸改為聯邦體制,但翁山旋即被暗殺身亡,留下的是一個處於內戰邊緣的新生國家。1962年尼溫將軍透過政變建立獨裁政權,不僅極力反對聯邦主義,更建立了一個全球最封閉、最高壓的專制國家。

複雜糾結的歷史,身陷其中的人幾乎難以掙脫。

結構性的不公不義自然引發前仆後繼進行抗暴運動,並在1988年的八八學運與2007年的番紅花革命中達到高峰,也促成了傳奇人物翁山蘇姬的誕生。民主運動在2015年似乎開花結果,雖然翁山蘇姬在蓄意的政治操弄下無法當選總統,她領導的最大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執政了。我好希望可以是通往更普遍的民主的康莊大道,姑且不論軍政府的心意,也許就只是
為了安撫民心、討好西方強權以抵制中國的權宜之計,但全國民主聯盟這一年多以來的作為,少數民族人民被公平對待的日子還是很遙遠,不太懂將人當人對待真的有很多利益衝突嗎?真的會阻礙自己的政治發展?那是我最深沉的一份痛,明明你體會過那樣的痛,卻在自己離開這處境,似乎可以為其他人展現一些不同,你卻任由這些繼續欺壓。那是一個怎樣的心態啊!誰來告訴我啊!


緬甸來到了一個令人既興奮又惴惴不安的十字路口。樂觀與悲觀都有理由。曙光已經乍現,但遮在眼前的烏雲尚未散去。

泰國小旅行,Kanchanaburi


又來到曼谷,想著要去那裡晃晃?本來想說那就去華欣海邊優閒躺二天!不過看著資料,看著士也圖,這離桂河大橋鐡道也不算太遠,可以來去住住,離開喧鬧的曼谷。

那要搭什麼車來去呢?以前反正就是到維多利亞廣場附近,就可以找到到各地旳mini van。但這些小巴全部被迫趕到各個bus terminal ,而曼谷又有好多個巴士站,研究許久,也沒找到個規矩,後來直接問樓下櫃台妹妹,他們以在地人的角色建議我們去靠舊機場那巴士站搭車,另外也幫我們叫了計程車,也譲我們知道大概多少費用。

就這樣我們決定去Kanchanaburi探險。我只知道我想去搭那段「死亡鐵路」。至於那公墓,二戰紀念館,看過太多出現在電影的畫面,我想我可以跳過,就搭搭火車,吹吹風、散散步,享受一個安靜。不同於大都會的繁華喧擾。

因為朋友的行李比較大,我們還替行李買了座位。到車站也沒等太久就開車,2個小時多一點就到了。只是我們沒有訂旅館,只好先在車站打電話找住宿,還好第一通電話就有房間了,可以去找計程車載我們去旅館。

因為在研究這地方的時候,我又無意中發現另一個深山小鎮,一座木造橋,就讓我就是想去看看,所以這裡只有一天的時間。後來看了火車時刻表,發現我可以去體驗死亡鐵路,但沒有辦法回到這裡啊!真的是很麻煩。不過後來我們決定搭上火車,然後請計程車在車站等我們,然後送我們回旅館。是多了一筆花費,不過也不算太高的一筆支出,就這樣解決完行程。其他瀑布、竹筏、泛舟,以後有機會再試囉。

也有另一解決方案,搭明早第一班火車,然後下車後請計程車送我們往Sankhaburi車站等車,已經過一半的距離了。其實更經濟實惠。只是我朋友不喜歡早起,行李又不夠輕便,之後要處理衍生的問題,倒不如這樣用800泰銖解決。所以我們就很輕鬆等候房間整理好,餐廳吃個午餐,在火車來之前慢慢散步到火車站,走走桂河大橋,吃吃路邊攤,逛逛紀念品店.....等候火車的到來。

不能免俗地火車會遲到,但也不是太離譜。搭上火車就是有種出門郊遊的fu。觀光客其實也不多,就是一些當地居民搭乘。天氣很熱,土地看起來很乾,但沿途阿勃勒真的開得燦爛,一種非常努力綻放,就是要跟陽光比美的一種感覺。

就是喜歡這樣慢慢走的火車,然後享受微風吹拂過臉龐的感覺。看看外面風景,看看車廂裡的人,然後看到路邊人變多了,感覺快道那鐵道幾乎貼著山壁的那一段,車廂有一鼓騷動,大家興奮起來,外面景緻也確實更美,河谷上的夕陽美得讓人心顫,一份意外地美麗,更甚於火車鐡道的建築艱辛。

過往那一段歴史,我只想説就是人類的愚蠢,希望人類引以為戒,不要再有這樣的愚蠢、殘暴。

計程車司機遲到,害我以為我下錯站。還好沒等太久,剛好可以這樣迎著夕陽回家。

 路邊找了間小店吃晚餐,這神奇的綠色芬達,完全不知道喝什麼?就只是好玩。家常菜很簡單,也很美味,人也很親切。記得200泰銖不到就解決晚餐了。

帶著滿足散步回旅館,眀天又是移動的日子。

Friday, August 04, 2017

療傷小酒館

療傷小酒館:關於生命,你沒多的時間在浪費
作者: 北川鶴子 
譯者:黃玉崎
出版社:樂果文化 
出版日期:2016/10/01
語言:繁體中文

一個神奇的小酒館,甚至是許願小酒館,鑲嵌著一些故事,去尋找人生問題的答案?沒有一個神奇的一杯酒就可以解答一切,只有面對自己,生命才有更多的可能。

讀來輕鬆愉快,甚至有一些夢幻的泡泡。只是有時這樣的描述,是否反而將主體淡出呢?
 「大多數人是囚犯,因為他們總是想著未來或活在過去,
  他們的心不在現在,可是現在是一切事情開始的地方。」

  宇宙沒有「時間」,而「你」永遠存在
  歡迎進入解惑人生的療傷小酒館
  這裡不賣一般調酒,只提供超越人生問題的捷徑
  來自世界各地的演藝明星爭相前來諮詢
  暢銷歌手渴望一份真愛;新人想獲得機會;資深演員夢想一個小孩……
  當他們紛紛走進SKY酒館,所有問題都獲得奇蹟似的療癒!



  

Wednesday, August 02, 2017

重返革命現場: 1917年的聖彼得堡

重返革命現場: 1917年的聖彼得堡
Caught in the Revolution: Petrograd, Russia, 1917
作者    海倫.雷帕波特 Helen Rappaport
譯者    張穎綺
出版社 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7/05/02
商品語言 中文/繁體
裝訂 平裝

俄國共產大革命一百年(19172017),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政治實驗,影響了一個超大的政治體,地影響了這個大世界,而且可能還持續著。

聽見革命的震動。「我們一早醒來,發現彼得格勒整座城市已落入布爾什維克手裡」
「瘋狂的人互相殘殺,就像我們在家裡打蒼蠅一樣」

「孟什維克」「布袋戲爾什維克」「彼得格勒」「列寜格勒」到「聖彼得堡」。我們看到這些之前在歴史書上的書寫,而這些代表什麼呢?

1917那年之後,人類文明史上展開了最大規模的政治實驗,到2017年已滿一百年。此事件對人類的影響多達近半人口,時間上長達百年,是不得不關注的歷史事件。

1917年二月革命爆發,到十月列寧的布爾什維克起義,期間彼得格勒(聖彼得堡舊名)始終一片動盪混亂,全城感受最強烈的莫過於外國人雲集、最時髦的涅夫斯基大街(Nevsky Prospekt)。塞滿飯店、俱樂部、酒吧、大使館的外籍訪客與外交人員直接感受到門外街道上爆發的混亂衝擊。

這些背景各異的外國人有外交官、記者、商人、銀行家、家庭教師、志願護士、外國社會名流等,許多人都留下日記或者寫信回家鄉,例如美國大使隨侍在側的黑人男僕、從鐵達尼號事件逃過一劫的英國護士、到彼得格勒勘查「婦女敢死營」的婦女參政權運動領袖潘克斯特(Emmeline Pankhurst),以及各國駐俄大使、各媒體記者等。

俄國史專家,沙皇家族研究暢銷書作者海倫.雷帕波特(Helen Rappaport),根據這些大多未曾出版過的豐富史料撰寫成書,匯集當時身在彼得格勒各個階層外僑的目擊見聞,是迄今為止資料最全面的一本。全書更收錄許多現場照片,極具歷史價值。

透過本書,如同重回一九一七年俄國歷史時空——我們跟著那群卒不及防遭捲入革命、彷彿身陷「紅色瘋人院」的男男女女,一起親臨革命現場,一同目睹、感受、聽見革命的震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