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3, 2017

安樂窩The Nest

安樂窩The Nest
作者: 辛西亞.狄普莉絲.史威尼 
原文作者:Cynthia DAprix Sweeney
譯者:翁雅如
出版社:啟明出版 
出版日期:2016/11/02
語言:繁體中文

我們總說著家人是一輩子的依靠,可以生來作家人是修來的緣分。正如我們總也說著沒有不是的父母,但這種血緣之親真的永遠都是正向的關係嗎?他是擺脫不了的牽絆,但是是『讓彼此失望』抑或『給彼此力量』?我想每個家庭裡有不同的故事。

閱讀之前我只知道描繪家庭手足關係的,但對於安樂窩是個美麗的窩OR有其他的意涵,其實我是不知道的,不過我確實喜愛這個名詞。安樂窩是老普拉姆留給四個孩子——老大里歐、二哥傑克、老三碧翠絲,和小妹美樂蒂——的家族基金,設定在小妹美樂蒂四十歲生日時平均分配給四人。然而,就在美樂蒂四十歲生日前,大哥里歐發生了一場荒唐的意外,迫使他們的老媽必須提前動用「安樂窩」來為里歐擦屁股……

里歐要怎麼做才能重新振作,拯救經營著入不敷出的骨董店的傑克、寫作難產的碧翠絲,以及扛著房貸還得支付雙胞胎女兒昂貴學費的美樂蒂?

很人性的作品,說盡在世間生活的我們。我們跟故事裡的角色一般。充滿缺陷也傷痕累累。總說著自己的人生自己負責,但面對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卻也收得那樣理所當然。原本就是個讓生活稍稍舒服的數字,卻在不斷意外中長大到有點太大的數字,大家就把這個"安樂窩"當作自己可以擁有的"舒適窩",也不想想自己在人生這一條路上該負的責任,是否高估了這安樂窩的一切,因為一直沒有拿到,在某些點根本擴張了這個數字代表的真實性。雖然該是屬於他們兄弟姊妹該擁有的信託基金,但那心態跟我們一般平凡人每天夢想著中樂透一樣的心情。好像有了錢就可以讓自己之後的人生走得平順,沒有波瀾。總說著拿到安樂窩我就不用操心女兒學費、房貸,還有莫名奇妙的信用貸款…

人到中年愈發覺得人生這一條路根本充滿著弔詭,不是我小時候那種作文裡的要有怎樣的收穫先要怎麼栽“,也不是老闆們一路告誡出入職場的你『不要計較,好好做,總有一天老闆會看到你的』。你開始在這不斷挫折裡不斷看自己的人生,想著這一條路到底該怎樣走下去。你該努力,但不要把一切當作一定可以得到的;可以期望,畢竟有夢最美,但也請把夢想建立在自己身上,不是那些不可靠的其他人。很多時候我們都放大了自己的需求,也太習慣尋找一個可以解決一切的方法。但世界上根本沒有一個東西可以解決生命裡所有的事情啊!以為拿到安樂窩就可以解決生活裡的困頓,卻沒有想到你的不積極、幼稚,可能毀了一段難得的感情?而這段感情的力量原本足以讓你們走過這些風暴,也許曲折些,就在你以為可以簡單的方法卻在未來中悔恨。好吧!我們確實一輩子也做過不少蠢事啦!現在沸沸吵嚷的年金改革問題,你可以義正嚴詞說你被汙名化,說當初你跟政府簽訂了契約的!balabala…台灣社會裡這一大堆狗屁灶的事情讓我學習了什麼?就是永遠保持變動的能力,接受變動的勇氣,永遠行善的能力。


本來以為里奧會為自己捅的簍子負起責任,原來逃離才是最簡單的,指示未來不是他牽著自己女兒的手進禮堂,將他交給另一個男人,那種年老時的情感失落。不過這群人在面對自己的大哥就這樣不負責任地搞失蹤後,也知道日子還是要過下去,重新找回生命的節奏。就是我們說得生命裡的每一階段不是得到就是學到,多一點智慧、多幾分勇氣,和這段糟糕忐忑的日子說再見,深深吸一口氣,然後在大步向前。

Friday, April 21, 2017

泰國小旅行,初抵清邁,Casa Marocc Hotel By Andacura


準備出門前看著那太多的旅館可以選擇,反而讓選擇非常困難。基本上就是評論中大概都給了乾淨的評價,房間上我不喜歡太窄的,尤其是在泰國這樣住宿便宜得地方,不希望讓自己一個人連轉個身都可以撞到桌角,其他我倒真的沒想太多。反正出門有雙條車OR嘟嘟車,該走路我的雙腳也很會走,,沒有那麼絕對的好OR壞的地點啦!況且就是住兩天後,先去PAI走走,繼續回到清邁也許已經比較有概念要選擇那個點的旅館。這個基本上是面對新地點的安全牌。
想說悠閒一點訂了下午的班機,然後在曼谷等轉機到清邁,雖說是有點晚的晚餐,但反正到處事業是該不會沒有東西吃才是。哪知出門前就被通知銜接段的班機調度延後,抵達時間是那種10點多,雖然機場離市區是不遠,但到11點確實是過了我的晚餐時間,那該是要在曼谷機場吃飽飽慢慢等轉機的。

但一切就是有意外,也該說我現在一個人出門時都沒嚴謹做功課,總以為自己的常識可以應付這一切,殊不知我以為的理所當然不是這樣形之於各個社會。想說反正要轉機,以為就跟其他航線在曼谷轉機一般,我連入境卡都還沒寫,想說我有大把轉機時間可以慢慢寫,結果順著轉機指標就這樣一路走,中間還好有停下來換一下泰銖,因為看看手上剩下的錢該不夠一會搭計程車。然後我總想說那大把時間再慢慢去找餐廳吃吃喝喝的,結果就這樣將我引導到一個邊陲地區,然後我竟然匆忙間要填入境卡,該還好我記事本上是有許多旅館住址,不然那瞬間還真的不知道怎樣填寫呢!然後進到候機區域,什麼商店都沒有,這哪是我認識的曼谷機場啊!真的是一整個無言啊!還好有背包裡的零食,有飲水機,還有我的書籍,另外還有兩個小時的無線網路。就這樣打發了候機時間的無聊。另外還有個小意外我根本沒看到班機資料,也不知道去那個登機門登機,還好有個機器,將你的登機證掃描就可以顯現登機門資料,還們有趣的。

一個多小時的航程,還有供餐,只能跟自己說就是填一下肚子不要讓血糖降太低吧!其他也沒什麼好要求的。因為我已經在曼谷機場辦入境手續了,但因為行李是台北一路掛過來的,所以不用入境但卻得在國際段提領行李。又是一個不太一樣的轉機過程。

出去就是搭計程車,不過這都是9人座的計程車一個人搭真的很浪費,但時間也晚了就不要想太多,出門安全為上。給他們旅館電話,讓它們直接溝通確認可以安全將我送達。

房間大小還不錯,一點回教色彩,後來第二天我不想在旅館吃早餐走出去外面小攤買早餐,發現這一區域相較其他地方該是回教徒比較多的地方,早餐店也有印度早餐的內容,而且我真的也有聽到拜叫塔的聲音。

基本上若沒有很大的要求,這裡基本上是個好的住宿品質,一晚泰銖1600還含早餐,房間乾淨、空間夠大,基本生活需求都很夠。早上的櫃台人員英文比較好。可以獲得比較多的資訊。也許可以找到很多很便宜的旅館,但我真的很害怕那種廁所看起來有點可怕的旅館,這至少就是個安全牌。若你在眼花撩亂中很難抉擇,兩個人平均不到800台幣一晚真的還是讓自己住得舒服一些吧!


早餐也中規中矩的,隨便吃一點都還是覺得太飽了。咖啡還是自己手沖得比較好喝!還好我有帶耳掛包。

Thursday, April 20, 2017

泰國小旅行,緣起


20年來到底經過泰國多少次,無論是當年尼泊爾的過境,後來的出差,自己的小周末旅行…但好像我一直沒脫離曼谷的範圍。所以原本朋友說要去吉隆坡處理公司登記事宜,但因為我不想去那種大城市了,就說我之後陪她去吉隆坡,但我們先去清邁晃晃,也不知道要去哪,但反正我愛泰國菜,我想即使沒有去玩什麼,每天有好吃的泰國菜感覺也是一種幸福。只是因為馬國那邊還有點狀況,公司登記的事情就先暫緩,我也就專心在泰北亂亂走囉!


反正也沒有威航了,怎樣都得轉機。看看那些廉航得機票也沒真的便宜,我也就直接華航網站訂了到清邁的機票,回程指定了曼谷回來的,反正行程都是隨看隨走,也許我是從清萊回曼谷也說不定啊!反正保留些彈性,才有一種隨時可以移動的自由感。



因為不用去吉隆坡,我的12天泰北感覺有點小幸福,那就看著可以延伸到哪裡呢?好像很多人去Pai,我就去看看住宿,發現這種淡季的旅館超級便宜,雖然離市鎮中心有點距離,後來因為許多意外變成我一個人的小旅行,我連機車都不想租,有時候就叫計程車進出,有時候就直接在旅館耍頹廢,有時候就請旅館shuttle接送。那旅館我還真的住得蠻喜歡的呢!真有機會跟姊妹們去玩,我覺得還是可以住那裏。


原本從Pai回到清邁該是朋友會來會合,卻是在check in後一直等不到人來會合,電話也不通,全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所以回到清邁原本要去上個cooking course,去健行的行程有大部分是留在市區等消息,只有一大早還有下午時分出去廟宇走走,中午最熱時候在咖啡館發呆。這樣三月的乾季真的讓我這個夏天女孩也受不了。還好後來有消息,雖然是個意外卻還算平安,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原本以為那夜市多有趣,整個清邁有各種市集,原本也期待去看看有那些新奇的玩意,不過第一場南門的夜市就擠到讓我在半小時內直接搭上計程車回旅館。後來面對夜市就沒有太多期待了。我是個沒有shopping 想望的人,吃吃東西、按摩、看寺廟是我在清邁最棒的時光。


雖然廟宇的數量真的太可怕,隨便一個轉角都可以撞見一間規模不算小的寺廟,但反正帶著祈福的心,另外就是欣賞它們廟宇的美,有時候看人那種虔誠的態度,那樣的神情都很令人感動呢!


曼谷除了吃喝,我總喜歡到河畔走走。喝喝啤酒、吹吹風,當然搭船看看夕陽也是屬於曼谷的浪漫。


對於大城市的人群煩躁感,讓我搭上巴士來到北碧府。雖然桂河大橋那段悲慘過去在電影裡也經歷過不少,但其實我一點也不敢進入那紀念館,那曾經的酷刑,慘無人道的過去,是人類歷史上很大的謬誤,有太多文學、電影在討論,我還是不要進去面對了。唯一的活動就是搭上那段死亡鐵路,不再有哪種陰森感,享受大燦爛地的夏日時光,欣賞兩旁的景致。當然因為沒有回程的火車可以搭,也沒有巴士了,出門前請旅館直接安排計程車去車站等我們,在我們的火車到站後,有人可以接我們回到市區。


因為閒閒沒事做研究著逃離曼谷的好去處,看著看著就看到一座夢橋,真的為了一座夢橋,讓我又搭上3個多小時的巴士去到更遠處,原本以為我可以住在那夢橋旁的旅館,結果竟然就是沒有房間。讓我打算在陽台上欣賞夢橋的夕陽和日出,然後自己沖咖啡、好好看個好故事的打算被打破。但我們住宿的旅館還是很美,只是不能這樣懶散,而且他們是很努力想把所有工作做好,只是旅館剛營業,一切看起來還沒上軌道吧!


清晨大雨中醒來,在下雨的天氣離開,多了許多霧氣的山巒跟前一天走近的氣氛完全不同,連湖景都多了些詩意呢!在下雨中離開桑布里卡,我還會再回來的。然後回到混亂的曼谷,因為趕搭隔天一大早的飛機,直接旅館定離機場10分鐘距離的地方。

走訪不同於曼谷吵雜,有許多小鎮的閒散,而且愈往裏頭走愈沒有中國人,沒有人一整路跟我說北京話。後來甚是緬族語、孟族語都出來了,但跟泰語一樣我全然都聽不懂,好想直接講台語大家一起大車拼吧!


發現更多的美好,我該還會有空就來去泰國走走的吧!

Wednesday, April 19, 2017

Baar Baar Dekho


印度電影真的不知不覺中就是很長,曼谷來回的飛機上分段看完的電影,蠻有趣的一部電影。

傑和蒂雅從小青梅竹馬的長大,好像一切都是蒂亞在做決定,長久以來好像也就那麼理所當然,即使是兩人的婚姻大事,也是蒂亞在打點,好像傑就是只要到時候出現就可以了。但好像忽然間覺得為什麼一切就是造著別人的戲碼在走,好像就是想要叛逆一下吧!

之後就有點科幻的味道了。一個醒來就在泰國度蜜月了,再醒來就在英國老婆要準備生小孩了,然後某次醒來卻發現自己去到法院竟然是簽自己的離婚協議書。雖然這樣一路被老婆安排的人生有點…但跟蒂亞離婚,那是人生裡更大的夢靨,他沒想過沒有蒂雅的人生是要怎麼過。所以又把人生拉回一些,想要彌補一下。以為自己修正了人生,努力成為那個蒂雅要的丈夫,用心還是不夠,換了個人生劇情,但蒂亞還是投入他人懷抱。這實在太驚恐了,人生的其他成就都不夠換他要跟蒂亞相守一輩子,他不能忍受蒂亞竟然是別人的老婆…

人生沒有辦法回頭,很多當時我們以為會一直存在的,我們擁有地那樣理所當然的,以為不費任何力氣就可以一輩子擁有,所以將精力用在其他以為更難得到的事情上,卻沒有去想過生命裡那些東西是你真的最最想要,最最在乎的,而不是是否容易得到來評估的。你以為一輩子在哪裡等你的,也許有天他就倦了離開了,那時你才發現她是你生命中最最重要的追求,卻再也沒機會喚回,那時就不是個遺憾可以解決得。


當然寶萊塢的影片就是讓我可以不用緊張那曲折變化導致個讓人驚訝的結局。心目中就是有點不願長大的小孩子心,一個明知童話故事結局是騙人的還是願意相信happy ending的那個人,所以寶萊塢電影讓我歡樂,即使淚流滿面,還是會看到個快樂的結局啊!只是真實人生我們也知道不珍惜,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存在啊!

Wednesday, April 12, 2017

回憶的餘燼 The Sense of an Ending


看劇情介紹好像有點熟悉卻又不太確定直到我看到書的封面確認我讀過這本書,但有點時間了,全然不影響我看電影,因為我其實整個結局都忘記了。所以可以聽著男主角慢慢述說著年輕歲月的事情。只是我一面看著電影一面想著著自己在年老時,我若接到過去男友的消息,我會這般汲汲去找到個答案嗎?也許我會想再見到對方,就像個老朋友般希望看到他們過得好,也滿足一下好奇心,聽聽別人的故事,但沒見到好像也不是多麼遺憾的事情,我不會像他這樣變成個追蹤狂,是真的有點變態,那絕對不是只想追回那本日記,況且那根本就不屬於你的日記,那是別人的的生活紀錄!

其實男主角還真有點討人厭,活在自己生活裡,有點那種典型小討厭的退休老人,孤僻又有些傲慢的自我耽溺,每次那郵差"have nice day"還沒說完就有人將沒關上,超級討厭這種人的。可這樣的人卻在接獲通知大學時期女友的母親過世,前女友的母親在遺囑裡頭留給東尼一本神秘的日記,而那本日記竟屬於東尼昔日好友亞德利恩。而整個生活重心改變了。

然後我們看到年輕時代的三角戀情,許多未曾說出的事實,也許就是那些隱藏的事實,他甚至未曾跟前妻說過任何一點點。前女友薇若妮卡跟東尼分手後,曾跟亞德利恩發展出熱烈情愫,而當年亞德利恩向東尼坦承兩人戀情時,東尼寫了封祝福的信回覆,但沒過多久,亞德利恩竟因不明原因離奇自殺身亡。這段刻苦銘心的三角戀情,究竟發生過什麼無法挽回的插曲?消逝在回憶裡等待重新被翻出的驚人秘密…


「我們都在愛情裡說過謊。」改編自曼布克文學獎得獎作品的《回憶的餘燼》,細膩剖析愛情世界裡的所有難題,感情裡頭最戲劇化的往往是自己的心,而男主角竟然在這樣多年後才真正面對自己的心,我真不知道當初他前妻怎會跟這樣一個人結婚,他根本沒從過去的愛情裡學到,卻在走過這段歲月,面對那曾經發生的過去,跟自己和解才真正理解愛情的樣貌,才有顆溫柔的心去面對自己愛的人,不是用防禦性的態度來面對生活。

Tuesday, April 11, 2017

赴湯蹈火 Hell or High Water


華航機上電影,很湊巧就這樣碰上年9月上映而且入圍最佳影片的九部之一,就這樣順便收了第八部電影,除了Fence沒有上映直接發行DVD外,今年的最佳影片我也算整個都收了。整體來說我該是給這電影第二名除了我最愛的”Moonlight”。雖然美國西部電影不是我的愛,這種搶銀行的主題也不是我的愛,卻沒有想到有隨著劇情走卻不斷發酵,裡面有好多主題都值得細細品味,尤其面對凱道上已經進行47天的土地正義,為什麼時間的更迭,生存正義這問題卻一直纏繞著每個社會呢?何時人才能有比較真正的平等呢?當年白人從印地安人手中搶走土地,而現在銀行從白人奪走經濟。然後我們看到這電影的開場。

一開場我們看到德州兄弟檔搶銀行的鏡頭。其實剛開始我也不清楚這搶銀行的用意何在,隨著劇情的鋪陳,我們知道因為銀行奪走了他們的土地,搶劫威脅要查封他們家族土地的銀行。對他們而言,搶劫幾家分行是迫不得已的計畫,為的是要奪回他們被銀行敲詐的一切。

他們的復仇計畫似乎進行順利,直到德州騎警馬可斯和他的搭檔奧伯托盯上了他們;馬可斯想趁退休之前展開最後一次大追捕行動。當兄弟倆將劫取最後一家目標,替計畫劃下完美句點的同時,兩位騎警窮追不捨,雙方展開對峙,舊西部和新西部的價值觀至此產生衝突。

簡單的表象底下藏著兩條交織的故事線,探討家庭、男子氣概、忠誠、以及家庭和歷史的循環,而故事背景更是刻劃對後現代社會最底層的反制。

裡面很多互動的處理很棒,兄弟之情,不太會表達情感的兩人,就這樣相挺,那最後的道別裏頭有多少情緒啊!馬可斯每天似乎陶侃著自己的夥伴,但在那常追捕中伙伴中槍身亡那瞬間,他堅持要替夥伴報仇那份堅定,而在他退休後又一直窮追不捨,不只是執法人員的執著,還有一種要對夥伴交代的心情吧!

社會上總以為的正義,但有多少是利用底層人員的不懂作的欺騙掠奪呢?當年漢人欺騙原住民簽下的土地讓渡書,相同地也在美國OR其他社會上演著。而前一陣子我們在討論做工的人裡的某些情況,弄得就是政府欺騙人。是,事也許沒有違法,也許會覺得人民用的手段太極端,但你沒有給她一條活路走時,沒有極端你真的會在意嗎?


誰都想安居樂業,但總要人民可以安居樂業,而不是那少數的上層階級以剝奪其他人的所有,自己過得快活,而底層卻得時時刻刻掙扎著,那絕對不是社會之福啊。

Monday, April 10, 2017

台南漫步


因為約了設計師剪頭髮,也趁此機會跟淑玲約了一起吃晚餐,然後直接在他那裏留宿。隔天因為還要等證件相片,也就讓自己多了個白天可以在台南慢慢走。因為自從媽媽的病況嚴重後,台南成了我最常來卻很少有機會在像以前這樣隨便亂走散步,發現新景點了。


淑玲七點多就會到校,所以送我出來在公車站牌下等車進市區。原本還想著該去那裏吃早餐,後來看到咖啡館先來個咖啡比較實在,吃飽了有精神了才可以慢慢散步。


從台南公園開始,百年的公園,以前真的不會想要進來,後來因為那兒童圖書館,還有那些老樹,讓我經過時總會走進來晃一下。


繼續走過去對面看看現在321巷的樣貌,因為總會有新的內容不斷進入,而且雖然早上時光大部分的展覽都還關著,但也許我喜歡享受這樣清幽氣氛勝過於那些展覽吧!慢慢走著,看著現在的樣貌想像著以前的舊時光,而且好多花草樹木展現一種春天的氣息。


然後來到兵工廠停車場站牌下替手機充電,因為沒帶相機今天手機擔負紀錄的功能,還是隨時補充一下才可以安心拍照吧!我也藉機會看點書,休息一下。


繼續沿著公園路走著,看到氣象博物館,也該是最後一次看到奉茶,一點緬懷的情緒。轉進去鶯料理,不過庭院工程進行中,就是走過而已。進去天壇看看一字匾,台南三大名匾之一。來到永福路,進入統領巷探探。看看陳聚堂,離開統領巷就走進了前一天下午淑玲帶我認識的蝸牛巷。


走路是最好的方式,像蝸牛一樣慢慢走,欣賞那些裝置藝術,看看葉石濤的詩文,想像他每天下午時分的散步,是否也是向蝸牛一般這樣慢慢走著,一邊思考著些什麼呢?


最後從永福國小對面巷子走出來,想著來去吃小荳荳鍋燒意麵,是懷念30年前的男女歲月吧!不過我實在不能夠吃太多,而且因為幾乎戒冰品了,那漂亮的草莓冰還是放棄吧!


想說下午大概參加3點司法博物館貓道的導覽,在那之前我得去久必大拿證件相片。不過這樣走上一圈也大概走了7-8公里。決定來到美術館站借T-bike來代步,這樣我就輕鬆騎過府前路,來尚禾吃個下午甜點,又騎去探探新美街的新樣貌,最後又去探訪淑玲早上交代去尋找的教堂,繞上一圈後騎回美術館還車,然後進司法博物館參觀。


一進大廳我就問了貓道導覽的時間,他們就指引我去排隊,我也順便將行李寄存。這整修了10多年的舊台南地方法院,現在的司法博物館,森山松之助的一個作品,原來採不對稱的平衡,有一座塔樓和一個圓頂。圓頂我在高中三年也走過這裡三年,但我一直不知道有個塔樓存在,原本是個約12樓高的塔樓,但在民國59年對面體育館工程造成塔樓龜裂,考量安全,所以就進行拆除,一直到進到這裏面,看了模型才知道我們在歐洲常常看到的塔樓,在日治時代的台灣也出現過,不僅僅是總統府有,台南地方法院也有這樣的一座。


其實我根本不知道貓道是什麼,只因為淑玲說了這個名詞,我走進去也就隨口問了一下,也就這樣很幸運地可以一探那施工維修棧道,當然導覽人員也讓我們理解了這棟建築裡的一些特色,也去想像那塔樓存在的樣貌。



很滿足的台南慢走,看看時間也該回家,搭上公車回西港去,高興自己給自己多的休假,看到一些台南的新樣貌,趕上了一些台南的變化。